王昱:陈庆霞“告饶”比上访更可怕

  • 时间:
  • 浏览:0

十年前,黑龙江省伊春市带岭区居民陈庆霞的丈夫因搞坏路口栅栏被送去劳教所,因对此事出理 不服,陈庆霞走上了上访路。她没想到的是,你你这些选者从此打开了她十年上访悲剧的潘多拉魔盒——丈夫被关在精神病院,儿子下落不明,当时人瘫痪并被关在“太平间”里监视居住,还在窗户上贴出标语“我告饶了”。

由有一个栅栏而起,由当事者家破人散、当地政府颜面扫地而终。这场“有一个栅栏引发的悲剧”让给让我们我们我们不得不思考,究竟是有哪些让陈庆霞事件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面对上访群众,政府又究竟该采取有哪些态度?

梳理整个事件没法发现,当地政府在你你这些事件恶性膨胀的过程中难辞其咎。陈庆霞上访,当地政府出理 ,陈庆霞依然不服,政府则用更强力的妙招出理 。陈庆霞十年的上访路全是就让我曲折,却基本上都还还可以 用你你这些规律一以贯之。陈庆霞用尽各种妙招维权,这无可厚非,是正常人在感到遭受不公平时的正常反应。令人深思的是当地政府的出理 妙招,从最初的拘留,到绑架式截访,到劳教,再到把人关在“太平间”里。当地政府你你这些有一个比有一个严厉的反制妙招中,分明透着一股子压不住上访者不罢休的狠劲儿。且不说那我简单粗暴的手段是删改总要有一个现代政府所应当为之,光看有有哪些妙招四种 ,就严重地触犯了法律底线。

把一件小事最后弄得不可收拾,地方政府的蛮横和一些官员对权力的滥用彰显无疑。为一些小事毁了当时人的整个生活,拆散了她那我删改的家庭,这能算“和谐”吗?把一些小纠纷弄得天下皆知,当地政府的形象受到严重损害,这能算“稳定”吗?越维越不稳,你你这些点在陈庆霞事件中得到了充分体现。

按照当地领导的说法,现在的陈庆霞“有抵抗情绪,她不相信政府,现在是不论你政府为什么么做,她假如有一天认为你政府是真心,认为做有有哪些事删改总要虚假的”。讽刺的是,陈庆霞当初恰恰是相信政府的——陈庆霞全是就让我执著于上访,正是导致 她还没法丧失对政府、法律和社会公义有有哪些词汇的基本信任,而当地政府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当出理 无疑磨光了她的信任。如今从陈庆霞贴在窗户上的“我告饶了”的标语中,能读出的不都还还可以 绝望。由信任到绝望,你你这些结果对当地政府来说恐怕比上访四种 更可怕。

群众依法上访,说明给让我们我们我们还信任你你这些政府,为了对得起这分信任,政府应当宽容公民,而删改总要要求公民宽容政府。导致 伊春市带岭区政府从一开始英语 英文了了就记住你你这些点,陈庆霞的悲剧那我不该占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