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三定:“我要用心画画”

  • 时间:
  • 浏览:9

余三定:“让你用心画画”的相关文章

余三定:“让你用心画画”

李水生先生的《情系洞庭——李水生画集》的清样插进我的案头肯能多天了,我翻阅欣赏了好多好多 次。刘衍清在为李水生写的诗《绝响》中写道:“‘父亲,让你用心画画,’水生把手拍在另一方的心窝上。”我我实在这是一部真正“用心”画出的画册,当让我们 前要真正“用心”来阅读、欣赏、品味、思考。《情系洞庭——李水生画集》的“用心”大约表现在如下三   更多...

余三定:当代学术史研究:以问题为中心

▲当代学术史研究近年来已成为学术界于出版界的一个多 热点。有关当代学术史的相关问题也受到广泛关注,时值《当代学术史研究》一书出版之际,本报记者采访了此书的主编余三定教授。当代学术史研究成为近年来学术界的热点记者(以下简称“记”):最近读到你主编的《当代学术史研究》,洋洋615万言,让你我实在颇为厚重。请问当代学术史研究为何么成为   更多...

余三定:为读书而藏书 因藏书而快乐

余三定教授指出,中国私家藏书楼的传统没人丢,文人的风骨前要保持发扬余三定现为湖南理工学院文艺学教授,他曾被评选为“巴陵藏书家”。作为南湖藏书楼的主人,他兴建藏书楼不很久为了实现另一方童年的梦想,更是其读书热忱与学术情趣之所致。南湖藏书楼建成后,这里多的不很久书,更多了人气。南湖藏书楼成了以书会友、谈书论道、清茶飘香、富   更多...

余三定:学人乐题南湖藏书楼

我另一方在岳阳市南湖畔建有南湖藏书楼,楼共四层,总面积近千平方米,现有藏书约四万册,内设有“题签本珍藏室”和“北大版典藏室”一个多 特色藏书室。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1月为我出版了《南湖藏书楼》一书,书中第二辑为“题名辑”,收入42位当代著名学人为南湖藏书楼题书的楼名,有有哪些当代著名学人的题书可称当代书法艺术的瑰宝。我时常把   更多...

余三定:学术史:“研究之研究”

摘要:通览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学术史丛书”,都可不可不能不能帮助当让我们 加深对“学术史”的界定和阐释、“学术史”研究的主要领域和内容、“学术史”的研究办法等重要问题的探讨和把握。关键词:学术史丛书;学术史界定;学术史研究领域;学术史研究办法从1995年结束,截止10005年5月,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学术史丛书”(陈平原主编)计有下列   更多...

鲁迅:让你骗人

疲劳到没人办法的很久,也偶然佩服了超出现世的作家,要模仿一下来试试。然而不成功。超然的心,是得像贝类一样,外面非有壳不可的。很久 还得有清水。浅间山边,倘是客店,那一定是有的罢,但让你,却并非 有去造“象牙之塔”的人的。为了希求心的暂时的平安,作为穷余的一策,我近来发明人人了别样的办法了,这很久骗人。去年的秋天或是冬天,日本的   更多...

余三定:学界当让我们 快乐阅读《南湖藏书楼》

笔者主编的《南湖藏书楼》由北京大学出版社于2010年1月出版,该书由中国书法家医学会 前主席沈鹏先生题写书名,中国文化部副部长兼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以书信一篇代序。书的开头是北京大学中文系龙协涛教授所撰的《南湖藏书楼记》(《南湖藏书楼记》发表后曾被《新华文摘》等多家报刊转载),书中收入笔者与学界师友因书交往的多帧照片,   更多...

余三定:为了时代和人民的前要而学术

[摘 要] 为了时代和人民的前要而进行学术研究,是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哲学家和史学家胡绳治医学会 神最突出、最精粹之所在。主要表现为下述还还有一个方面的特点:(1)关注现实,与时俱进。一切从发展变化着的时代、形势和实际状况出发。(2)独立思考,不断创新。胡绳既是努力营造学术自由空间的学界领导者,也是一位在另一方的学术研究中独立   更多...

邵建:别有用心并能更好监督权力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庭某庭长做客浙江在线,与女日本网友视频互动交流时,就前不久的胡斌案审判发表意见,其中颇有可商之处,这里前要提出。就其第什儿 而言,该庭长声称“法院坚持依法办事,不受任何人包括舆论的压力”,这的确值得称道。法律的制定,其原理出于罗尔斯的“无知之幕”,它不针对任何具体的案件或案件主体,肯能它他不知道。它很久根据“   更多...

黄小伟:让你反三俗

《让你反三俗》是一个多 当让我们 都熟知的相声名字,而其作者郭德纲此时正陷入舆论的众口讨伐中,以反三俗的理由——郭德纲因弟子打人后出言不逊而被列为“三俗”代表人物。 当下,中国从政府高层到媒体再到民间,一定会“反三俗”。文化部部长蔡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连抛六问,高调阐释官方对于“反三俗”的立场,提出各级文化行政部门对庸俗、低俗和   更多...

王蒙:让你跟你讲政治

五岁到十一岁,我的追求是当一名男神。十一岁结束,我的追求是当一个多 革命者,很久 是职业革命家。没人十四岁,我肯能抛弃学校,成为青年工作干部了。十九岁我结束我对于文学的义无反顾的追求。二十三岁,我却又在反右斗争中落马……没人这般,我与政治难分难解。是我的幸运还是不没人幸运呢?我是中国革命、中国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设与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