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星:草根动员与农民群体利益的表达机制

  • 时间:
  • 浏览:0

  【提要】本文首先提出研究农民群体利益的表达机制是事关社会稳定和社会和谐的五个重大问題,假若从五个特定的深度1——草根动员——来切入对你这些 问題的分析。作者通过五个个案的比较研究,突破了西方社会运动研究范式与印度底层社会研究范式在有组织的精英场域与无组织的底层场域之间的简单对立;作者拓展了对"依法抗争"概念的理解,并批判了国内目前流行的农民群体利益表达已进入"以法抗争"新阶段的观点。作者认为草根行动者是五个既不详细认同于精英、很多 详细代表底层,很多 有着自身独特行动目标和逻辑的行动者。草根行动者所进行的草根动员,使农民群体利益表达机制在表达依据 的选者 上具有权宜性,在组织上具有双重性,在政治上具有模糊性。草根动员既是五个动员参与的过程,同去也是五个进行理性控制并适时始于了群体行动的过程。

  【关键词】草根动员;草根行动者;农民群体利益表达;双重性

  *本研究是教育部资助项目"弱势群体的群体利益表达机制研究"(06JA860 20)和福特基金会资助项目"中国基层行政争议外理机制实证研究"的中期成果之一。我在华北地区B 村的田野调查与资料架构设计 是与汪庆华同去完成的,非常感谢他的商务企业合作。

    一

  中国社会价值形式经过20多年的改革以前趋于稳定了巨大的变化。从利益格局的深度1来看,改革前全国总体性、单一化、均质化的利益格局被打破,各个地区、单位和身份群体成为相对独立的、多元化的利益主体。

  与此同去,利益主体之间的差距也在逐渐拉大。尤其是1992年中国始于了较全面的市场化改革以来,利益失衡的问題显得更加突出。"弱势群体"一词进入政府工作报告、"和谐社会的构建能力"成为衡量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的重要指标、"新农村建设"被提到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重大问題的深度1,哪几种都表明,如保形成这些 有效协调利益关系的社会良性运行机制,以前成为当前的社会焦点问題之一。

  协调利益关系的机制包括利益表达机制、利益博弈机制和制度化外理利益冲突的机制等。其中,首要的问題是利益表达,没法有效的利益表达机制,有些的利益协调机制都无从谈起(孙立平,60 6:32-36)。而在利益表达机制中,另一个人又时要深度1关注弱势群体的群体利益表达机制,以前,这是五个直接关系到社会稳定与社会和谐的重大问題。本文即是要从五个特定的深度1——草根动员——来研究农民群体利益的表达机制。

  大体而言,中国目前的群体利益表达行动主要有三类依据 :集体上访、有些集团诉讼、有些就地抗争。"有些"集团诉讼,是指哪几种在进行集团诉讼的同去也进行集体上访的行动类型,以前用这些 趋于稳定法律边缘的群体聚集等形式对法院或政府施加压力的集团诉讼。"有些"就地抗争,是指哪几种在当地依托合法的组织(如工厂职代会)、采用合法的宣传政策或较节制的群体聚集等依据 来表达群体利益的行动。时要说明的是,这三类群体利益表达行动常被另一个人笼统地称为"群体性事件",我确实这是不妥的。以前哪几种趋于稳定了明显的暴力冲突、再次突然出现了严重的打砸抢烧等违法犯罪行为的群体行动,与采用法律法规所允许的或没法明确禁止的依据 来表达意愿的群体行动,有着本质的区别。尽管后者有一定会再次突然出现个别的、轻微的违规行为,甚至在有些情况下以前向前者转化,但将两者简单混为一谈,无益于另一个人对社会稳定问題的深入认识。

  在本文中,我把前者称为"群体性事件",而将后者称为"群体利益的表达行动"。关于群体利益的表达行动的研究,都都都能否在西方的集体行动或社会运动理论中得到有些启发。不过,本文有无就让用"群体利益的表达行动"一词而不想"集体行动"或"社会行动",(注1)主要基于以下几点考虑:其一,从通行的定义看,西方的集体行动和社会运动有无制度外的或对抗性的政治行动,但在中国,制度外的或对抗性的政治行动面临严重的合法性困境,严格意义上的集体行动和社会运动以前难以制度化而过高 趋于稳定的空间。都都都能否不想 趋于稳定制度化边缘的群体利益表达行动具有这些 含糊的合法性。其二,西方的集体行动和社会运动一般是指具有较高组织化程度的制度外群体政治行动。自从麦卡锡和左尔德的论著(McCarthy Zald ,1973)发表后",专业化"(professionalization)就成了西方尤其是美国社会运动研究领域最重要的术语之一。社会运动职业组织及其专业化的动员,被看作是西方社会运动的显著特点。但中国社会现在几乎详细不具备社会运动职业组织化的制度环境,草根动员(grassroots mobilization )而非专业化动员,是中国群体利益表达行动的五个基本价值形式。

  1960 年代初,出于对西方学界在研究社会运动和市民社会时所表现出来的浓厚的精英史观的不满,一批多为印度出身、研究现代南亚历史的学者创造了五个被称为"底层研究(subalternstudies )"的学术流派(Guha,1982;刘健芝等编,60 5)。底层研究学派的基本旨趣是要研究农民底层政治相对于精英政治的自主性问題,以及底层意识的独特价值形式是如保塑造底层政治的问題的。比如,在其学派代表人物查特吉看来,既有的国家与市民社会的分析架构过高 以描绘与解释第三世界的底层人民是如保在实际的社会关系中创造非主流政治的民主空间的。

  哪几种底层人民不仅有无国家的主体,甚至很多是市民社会的主体,而很多 社会精英动员的对象,一俟权力分配完成,则继续成为被支配的对象。假若,在有些情况中,底层人民为了生存而时要与国家以及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市民社会周旋。在你这些 周旋过程中,另一个人的目的没了于夺取国家机器,很多 在于取得市民社会的领导权,很多 要开启五个中介于两者之间的暂时性空间,这即查特吉所谓的"政治社会(political society )"(Chatterjee,1986;查特吉,1988,60 0)。也很多 说,强调底层与精英是在不同的政治场域里运作,这些 场域的政治行动逻辑是不同的,这是印度底层研究学派研究集体行动的五个鲜明特点。

  底层研究学派对于另一个人突破西方社会运动理论在思考中国问題上的局限具有重要的意义。尤其是农民底层政治的自主性应该成为另一个人分析农民群体利益的表达机制的五个基点。不过,底层研究学派这些 也还趋于稳定若干局限。你这些 学派早期的著述把关注焦点倒进了农民革命和起义很多 的宏大事件上,因而怪怪的强调农民的集体团结力。然而,正如斯科特(Scott ,1985)所批评的:"大多数底层阶级对改变宏大的国家价值形式和法律过高 兴趣,另一个人更关注的是霍布斯鲍姆所称的'使制度的不利……降至最低'.正式的、组织化的政治活动,即使是秘密的和革命性的,也是典型地为中产阶级和知识分子所拥有;在你这些 领域寻找农民政治大半会徒劳无功".斯科特就此提出了对农民反抗的日常形式的研究。不过,另一个人还时要怪怪的注意在农民革命与农民反抗的日常形式之间的这些 底层政治,这即欧博文(O'Brien ,1996:31-55)所谓的"依法抗争(rightful resistance )".查特吉就让提出"政治社会"你这些 概念,确实很多 想把底层研究的重心转向对"依法抗争"行动类型的研究。假若,你这些 学派在转向中再次突然出现了很多 问題:碎片化。按照查特吉(1988)我本人的说法,"底层历史是碎片化的、不连续的、不详细的,底层意识的內部是分裂的,它是由来自支配和从属阶级双方经验的元素建构起来的。"以前说在精英主导的分层历史中,底层的日常生活的确是破碎的历史,而对你这些 破碎的执着很多 对底层日常生活自主性的捍卫语录,没法,另一个人又该如保去理解查特吉所谓的"政治社会"呢?散兵游勇足以建构起抗争具有这些 组织性的"政治社会"吗?难道小农的这些 自利性和保守性不想使另一个人在群体利益的诉求行动中成为奥尔森(1995)所谓的"搭便车者(Free-Riders )",从而使群体行动的趋于稳定变得不以前啥就让?

  另一个人有无就让选者 草根动员作为研究农民群体利益表达机制的入手点,很多 想在理论上同去超越来自西方的社会运动研究范式和来自东方的底层研究范式。这里所说的社会运动研究范式主很多 趋于稳定西方怪怪的在美国至今仍居主流地位的资源动员理论和政治过程理论。哪几种理论的同去点是把组织和网络作为研究社会运动的动员价值形式的要害。假若,你这些 以精英为主导的、以正式组织为形式、以专业技术为价值形式的动员依据 在中国现阶段是详细不适用的。底层研究范式所强调的运动的草根性才更有启发性。不过,底层研究范式的碎片化特点会让另一个人只看得人草根,而看都都都能否 动员;只看得人精英与底层的径直对立,而看都都都能否 底层入党积极分子在农民群体利益的表达机制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本文着眼于草根动员,是要超越有组织的精英政治场域与无组织的底层政治场域之间的简单对立,深入理解农民底层政治的冗杂性。

  "草根动员"你这些 概念的用法较为广泛(从制度内的选举行动到制度外的社会运动),定义也较为多样(参见Castells,1984;Norris Cable,1994:247-268)。从本文的研究目标出发,我给"草根动员"作如下操作性界定:它是底层民众中对有些问題深度1投入的入党积极分子自发地把符近具有同样利益、但却不如另一个人投入的人动员起来,加入群体利益表达行动的过程。底层民众者哪几种发起动员的入党积极分子很多 所谓的"草根行动者"(grassrootsactivists )。(注2)

  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于建嵘近年来发表了一系列在学界较有影响的文章,宣称农民集体维权自1990年代以前以前进入了"有组织的抗争"或"以法抗争"阶段(于建嵘,60 3,60 4,60 5)。在国内学者中,于建嵘对农民作为政治主体及其集体维权行动的研究具有这些 开创性的价值,他的研究成果对本研究不无启发意义。不过,在我看来,他的研究也还趋于稳定有些较大的过高 。首先,他的研究有较强烈的情感是哪几种 介入和价值预设,很多 恐怕会使另一个人对草根行动者形象的认识有过于理想化之嫌。其次,他大大夸大了农民抗争的组织性尤其是政治性。尽管另一个人都都都能否相信他在湖南等地所作调查的真实性和深入性,但他的政治热情和价值取向似乎还是使他过快地得出了很多 的结论:当代中国农民维权正在走上政治化的道路。本文的分析将对他的你这些 结论提出质疑。在我看来,无论是草根行动者的形象,还是农民群体利益表达行动的走向,都比于建嵘所分析的要冗杂得多。

  本研究采取个案比较依据 。哪几种个案包括:西南地区A 村村民就地抗争个案;华北地区B 村村民集团诉讼个案;西南地区大河移民集体上访个案及S 乡移民集体上访个案。哪几种个案的选者 ,不仅考虑了群体行动的不同种类,也考虑到了草根行动者有无具有內部资源(注3)、当地农民近年有无之类行动的经验(注4)等诸多因素。

  对A 村的田野调查是我60 5年8月完成的,此后二天又陆续补充了有些新的调查资料。对B 村先后三次的田野调查是我与一位同事60 4年7月、8月和60 5年1月同去完成的。S乡是大河移民的所在地,1997年7月到1998年7月我曾对该乡前后两起集体上访个案作过长达一年的田野调查,此后6、7年里又对相关我本人进行了多次的深入访谈。

  二

  我在本节先对这五个个案分别作五个概括介绍,(注5)假若再对其基本次要作五个简单比较。

  (一)周孝忠与A 村村民就地抗争个案

  A 村是西南五个经济比较富裕的临江村。当村民周孝忠听说地方政府要在江边修建一座大型水电站,另一个人的村庄将假若被淹没,于是,他始于了动员村民抵制建坝。

  周孝忠的历史颇为冗杂。他的父亲1949年前就参加了革命,但因出身不好而在文革中受到迫害。周孝忠少时曾在外游荡,以逃避迫害。文革始于了后,他考上了大专,毕业后在城里教书。就让为了照顾母亲,他辞职回村,以做小生意为生。以前文化水平高,口才好,又敢说话,他在村里颇受人尊重。A 村1997年趋于稳定"5.13事件"时,他振臂一呼,充当了民意领袖的角色。当时村后的山上有一家选矿公司,那里排出的工业废水污染了全村的饮水水源。以前该公司的后台硬、关系多,另一个人多次上访无果,就让竟连电话也打没了去、邮件也寄没了去。周孝忠组织了60 0人的签名,并连夜派人走到外地,将"状纸"寄到北京。5月13日这天,60 0余名群众同去与镇政府交涉。尽管在整个交涉过程中秩序良好,但周孝忠等四位领头人物就让还是被关进了县拘留所。不过,斗争持续五个月后的最后结果是:周孝忠等人被无罪释放,政府决定移址建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qiuchenx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底层研究专题 > 实证调研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972.html 文章来源:《社会学研究》60 7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