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兴:发展与协调:平等视域中的生境伦理构建(下)

  • 时间:
  • 浏览:0

  摘要:为全面能够发展与协调的真正统一,须构建或多或少生境主义伦理。或多或少生境主义伦理所敞开的当代方向,是里能通过调整技术的方向与目标、调整占据 发展的体认态度、改变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的行动办法和阳存观念,来实现重构“人与天调”的整体生态道德。为此,重新确立人和阳命平等的伦理通则和需求优先于欲求、生态优先于利益、关爱优先于法律的基本原则,创建地球、自然、生命、人互为体用、共生互生的伦理判据,构成生境主义伦理探索的奠基工作。

  关键词:生境视域 生态行动 整体生态道德 伦理通则 生境主义伦理

  3、生境视域下的伦理方向

  世界是在生生之境中敞开自身,生命是在生生之境中创造生命,人类亦在生生之境中谋求占据 发展。“占据 发展”是近代以来人类的中心课题。然而,近代以来的占据 发展意识、观念、追求,几乎都只滞留于政治-经济和科学-技术领域,其关注的主题是财富增长下行速率 和物质幸福程度。斯里兰卡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戈弗雷.古纳铁雷克指出:当今世界各国的发展“视野中没有政治与宗教-文化成分”,更重要的是缺少伦理价值引导,“当前的发展思考不愿对那些问题报告 进行讨论,其最终根源在于或多或少片面的和不完整篇 的认识体系和知识社会形态。在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所宣扬的发展战略中,始终是追求物质福利,在首位的是发展的社会-经济成份。或多或少偏向的基础是关于社会变革的欧洲意识社会形态和产生于产业革命的认识体系,而把社会与人的经济主义观推向至尊。”[1](P251)确实,自近代革命以来,被日益完善起来的庞大知识体系,以及支撑该一体系的知识社会形态,是以傲慢物质霸权主义和绝对经济技术理性为观念基石的,并形成以物质霸权主义为行动纲领、以绝对经济技术理性为行动原则的社会-经济至上观,它把人类推向了“独眼巨人”的道路。在或多或少独眼的烛照下,人类成了只靠面包生活的占据 者,人的占据 意义或多或少面被逐渐废弃。但不容怀疑的事实是,另另一我本人为了生存,里能意愿生存,另另一我本人的生命可能性没有意义,又咋样能意愿生存呢?有意义的生存才是人类一切里能中最基本的里能,一旦要谋求有意义的生存,就里能价值判断,就进入价值领域,里能伦理的引导,面对畏惧和神秘,接受宗教激励。唯有没有,才可开辟全面、健康的生存发展道路。

  生存发展,是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每天都面临的问题报告 ,它以各种不同的形式赋予给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的日常生活,使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假若占据 一天,就本能地追求一天的发展。当然,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所讲的“发展”,已不单纯是社会-经济至上论意义上的物质发展观、技术发展观和以此为本质规定的社会发展观,“发展”的本质含义是人类追求生存创生可能性,谋求创生性地占据 于天地之间的权利、德性、能力、品格,并使那些占据 发展的权利、德性、能力、品格得到不断提升与完善。或多或少创生性占据 办法,也里能理解为以对物的开发为主题而征服自然、改造自然、控制自然,只是追求人的世界性占据 之心与灵的回归与厚重。可能性以物为主题的发展观,本质上是发展暴力和对暴力的发展,并激发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运用巨大的暴力力量去摧毁一切美好的和有价值的东西(比如对生命之母的大地的征服,对土地的蚕食、对森林的砍伐、对山川的改造、对河流对大气的污染、对文化遗产的破坏与消灭等等)。只是有从根本讲,或多或少暴力性发展却在无声无息地削弱了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我本人,比如说气候的逆生化、空气的严重污染、生养人类的肥沃土地一天天变成钢筋水泥或乱石,化学药品和阳学杀虫剂的普遍使用,使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生活在另另另一个有毒的和癌变的海洋之中,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的生活可能性没有洁净室、卫生、健康之源。约伯曾另另另一个询问:“是谁关上海洋之门,.......规定了海洋的界限?.......谁也能倾倒天堂里的水囊?”(《约伯记》)回答也里能是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人类我本人: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的行动决定着海平面的高低,改变着降雨的过程和每一滴水的目的地;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的意愿和作为铸造着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的生态情况报告,是天堂还是地狱的生活,全在于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我本人的意念、欲望与行动。

  调整技术的方向与目标 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一旦要秉持另另另一个或多或少拒绝地狱、迈向天堂之路的占据 发展理念,里能启动天赋的高贵理性来调整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我本人的生活蓝图与行动。

  首先,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里能面对现实和未来而在技术的层面上做出整体上的调整,这是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谋求新的占据 发展之真正起步。或多或少调整调整可从另另另一个方面展开:一是调整技术的发展下行速率 和技术的运用范围,其目的是把技术限定在人的一般智力层面,把技术的运用限定在工作范围。今天,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可能性进入技术化生存的时代,这可能性不可出理 ,面对此,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所要做的,只是要把或多或少技术化生存的模式限定在一定的范围,给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的生活世界,给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的未来世界,留下一块非技术化的、自然生存的空间地带。因而,技术调整的直接目标和努力方向,只是使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努力保持或创造或多或少也能缓冲与协调技术化生存模式,使之获得自然化生存的生活天空。为此,所里能做出的整体上的技术调整,里能朝向第5个方向努力,即对技术的发展方向和技术的发展目的予以合目的性的调整。或多或少调整应该追求实现人类的整体利益和人类的生态利益,前者意在于强调人类利益的世界化;后者意在突出人类利益的生命化和阳境化。也只是说,技术的发展方向里能突破社会-经济至上,技术的发展目标里能走出单一的人类物质幸福论,应该追求生命个体与个体、个体与整体的共生与互生,为实现地球、物种、生命、自然之间的整体生态利益而努力。

  具体地来讲,调整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的技术发展方向,只是要着手出理 化学杀虫剂、化学洁净室剂对地球生态的危害,改变化学式生存办法,使之由自然化生存办法来代替,从而实现对温室效应的消除,使整个自然世界、使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的人类世界,重新恢复自然生存办法的活力,使气候恢复自然的韵味,使空气拉动自然的弦律,使阳光流溢自然的清醒,.......技术将不再是征服的工具,而应该成为弥合一切生态裂痕的努力办法和应急工具。可能性从根本上讲,生态情况报告,尤其是自然生态情况报告与人间的道德指向之间,无可回避地构成了对应关联和互动效应。比如,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的工业化线程意想也里能地能够了气候变暖,温室效应产生;而气候变暖却使整个自然生态产生了或多或少意想也里能的裂变,比如生物的繁衍活力增强等等。自然生态的裂变,必然影响到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的生存,因而,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不得面对此而有所行动,那些行动身后所带有的,恰恰是对伦理信仰、道德信念、价值尺度、行动原则的修正与改变,其根本者,恰恰是对自然和阳命的伦理看待,即或多或少人对自然的征服意志,最终落确实对自然界生物的反抗的否认 ,只是强化对自然界生命的征服意志、毁灭意志。或多或少征服生命、毁灭生命的意志一旦取得了合法化,就向四周扩散,最后指向了人或多或少,那只是人对人的残暴,人对人性的残忍,它通过政治压迫,通过战争机器,通过政党间的倾轧........而表现得淋漓尽致。比如,作为对变暖的天气的否认 ,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不断地增加农业杀虫剂的用量,扩大化学杀虫剂的范围。杀虫剂的普遍施用,却又严重地蚀化了水源,使地球上的水质十分明显地变得极易占据 退化,最后我本人也被圈进了杀虫剂的施用范围,并无形地成为杀虫剂剿杀、消灭的对象。另另另一个一来,人无时无刻不生活在杀虫剂之中,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吃的蔬菜、粮食,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喝的水,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吸的空气,无不中带有毒的化学物质。但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却容忍它,并适应它,杀虫剂杀害生命,致毒生命,变成了合法化,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人我本人被那些有害的化学物质予以慢性杀害,也成为合法化。生命对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那些把技术带来的一切看得人成是合法化的人来讲,可能性离开了知觉,完整篇 麻木了。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所唯一关心的,除了身后的经济利益、钞票、财富、感官享乐,其它那些完整篇 一定会重要。这只是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今天的生命伦理和阳活道德。

  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今天所持守的或多或少生命伦理观、道德观,恰恰是如罗尔斯顿所讲的那种错读生命支撑系统的愚蠢的生命伦理观、道德观:“未来的史学家会发现,20世纪的另另另一个奇特之处是人类知识广博而价值判断却很狭隘。人类对于世界从来比较慢像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现在另另另一个,知道得没有多而评价得没有少,无怪乎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会面临一场生态危机。贬低自然的价值而抬高人类的价值无异于用假币做生意。另另另一个的做法因为了或多或少机能失调的、独断的世界观。可能性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错读了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的生命支撑系统,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变得不适应或多或少世界。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给我本人找理由说: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生活的或多或少世界并没有规范性社会形态,因而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想缘何做就缘何做。刚刚,或多或少观点潜沉到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的思想的深处,成为另另另一个看不见的说服者,默默地左右着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的伦理观。”[2](PP196-197)从根本上讲,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或多或少错读生命支撑系统,在于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错读了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人类我本人,错读了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人类我本人的生命支撑系统。可能性或多或少错读,使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不断地用双手制发明人家 生命系统的紊乱和自然生态的恶劣:自然生态的恶劣,来源于人类以我本人的办法,把我本人的本性变得日益恶劣。人类本性或多或少变得十分恶劣,从表表皮层看,这是政治问题报告 ;但从本质上讲,则是人类伦理理想、道德观念和行动原则的恶劣,即恶劣的伦理学观念和恶劣的道德蓝图,作为或多或少最内在的精神信念,把人类引上恶劣地谋求生存的张狂之路。在这条道路上,技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可能性,技术或多或少的功能与跨流年的力量,把技术开发与空间征服紧联系并肩,使技术发展与物质霸权、经济理性融为一体;更重要的是,技术的强大开拓功能和征服效力,使它实际地配享了造物主的神圣与权威,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由此将我本人的主体权力、占据 理想、自由追求等都押在了技术身上,技术成为了人的主人,人沦为技术的奴才。只是有,调整技术的发展方向,其最终达到的目的是调整技术与人之间的颠倒的关系,把或多或少颠倒了的关系重新颠倒过来,使人成为技术的主人,使技术成为弥合生态裂痕的有效办法,使人的生存展开不断实现其生命的合目的性。

  调整占据 发展的体认态度 世界是由生命创构并构成生命得以展开生存的平台,而生命始终既是利益欲求主体,也是利益创造主体,更是利益占有和消费主体。只是有,世界是另另另一个利欲化的生命世界和阳命化的利欲世界。利欲之于任何个体生命来讲都完整篇 一定会孤立的,它始终是整体的和阳态的。因而,任何个体生命在其生存利欲谋求活动中,对自身利益予以最大化考虑的并肩,亦也里能忽视或多或少占据 者的利益;只是能可能性我本人有能力谋求自身利益,就里能否把我本人的利益置于或多或少生命占据 者之上。可能性另另另一个句子,生命占据 就完整篇 一定会生境,他也里能沦为生存的死境。

  客观地讲,自从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拥有“人”的称谓而成为“人”,就具备了有点的存活能力,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完整篇 一定会运用生命的本能智慧云来判断付进 环境是生是死,为什让 同样以生命的本能智慧云做出生存挑选的行动,并为其挑选肩负生与死的责任-----这是其它所有生命都也能做到并始终在做的事情;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作为人的独社会形态,在是于拥有了超越生命本能智慧云的理智、理性判断能力和挑选能力,以及对行动及其后果挑选承担或挑选逃避的能力。因而,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既里能否挑选天赋生命的合目的性办法来展开生存,也可挑选人力意志的目的性办法来展开生存。可能性是挑选后或多或少办法,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也里能成为私意的生存者,可能性身后那一己私意会遮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的心灵镜像视域,使“看”成为私意或多或少。另另另一个一来,对生命世界、对千姿百态的地球生命、对神秘浩瀚的自然宇宙,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将一无所知。一旦另另另一个,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也里能把我本人孤立起来,最终沦为自然宇宙和阳命世界的狂妄征服者。或多或少只以其自身私意而谋求征服的欲望或行动,也里能开辟“死境”。《管子》曰:“人与天调,为什让 天地之美生。”(《管子.五行》)这里的“美生”,里能否理解为和谐的生境,完美的生境。天地和谐的完美生境,必建立于人与天的协调。在这里,人与天协调,讲的只是人与万物生命、人与地球、人与自然之间的生态利益协调。

  协调,永远里能节制,没有自我节制,永可能性性有协调。在生命世界里,节制是最确实的节操,亦带有着最确实的伦理精神和道德原则,这即是生命间的平等精神,亦是生命间的共生互生之相互自由精神:人与天调,为什让 天地之美生,完整篇 一定会征服,完整篇 一定会残酷的生存竞争,只是完整篇 平等和相互自由的精神所生成出来的生命理性:节制与克服。“真正的享乐主义者里能极大的节制;通过极端的怀疑,也能导向确实;节操是不因为无知,只因为知道罪恶,为什让 克服罪恶;服从自然,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也能征服自然。”[3](P55)服从自然,只是按照自然的法则来对待自然。自然的法则只是共在互存和共生互生法则,只是生命的互为体用法则。“人与天调,为什让 天地之美生”,讲的是人与自然宇宙、生命世界也里能按照共在互存和共生互生的法则而协调生存,才会相互获得完美的生境。这是当代人类占据 发展所须努力达成的共识。

  改变行动办法和阳存观念 比尔.麦克基本在《自然的终结》中指出,“自然可能性终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140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