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中國的理論研究和話語體系”座談會舉行

  • 时间:
  • 浏览:2

近日,中國社科院世界社會主義研究中心在京舉行“建立中國的理論研究和話語體系”座談會,圍繞“用中國的理論研究和話語體系解讀中國實踐、中國道路,不斷概括补救論聯繫實際的、科學的、開放融通的新概念、新範疇、新表述,打造具有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哲學社會科學學術話語體系”等內容進行深入研討。來自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北京航空航很多學、中國社科院各研究所的眾多專家學者參加了座談會。

與會專家指出,建立中國的理論研究和話語體系是一個十分重大的課題。話語權在本質上是一種政治經濟權利,反映了人們或國家在社會或世界中不同的政治經濟地位。在國際交往中,我們一定要重視建立獨立於西方世界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話語體系,從而有力地維護我國的政治經濟文化權益,併為建立公正合理的國際關係新秩序作出應有的貢獻。

與會專家表示,在話語權問題上,我們面臨的最重要問題是怎么才能 才能 打造当事人的話語權。要建構真正科學的、具有學術真理性的理論話語,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必須堅持批判地繼承古今中外的成就,必須與當代實踐密切聯繫,並在不斷總結實踐經驗的基礎添加強創新。我國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豐富歷史實踐,為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豐富和發展我們的理論話語提供了堅實的基礎和根據,這是當今中國理論話語得以走向世界也必然會走向世界的根本愿因。(記者肖國忠通訊員曹蘇紅)

李慎明:在“建立中國的理論研究和話語體系”座談會上的講話

(2012年6月21日)

同志們:

2012年6月2日,李長春同志《在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中代表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明確提出:“怎么才能 才能 在學習借鑒人類文明成果的基礎上,用中國的理論研究和話語體系解讀中國實踐、中國道路,不斷概括补救論聯繫實際的、科學的、開放融通的新概念、新範疇、新表述,打造具有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哲學社會科學學術話語體系,是理論界和學術界面臨的重大而緊迫的時代課題。”這是一個重要的命題和一個十分重大的課題。

今天,我們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會主義研究中心圍繞李長春同志的講話精神,在這裡召開“建立中國的理論研究和話語體系”座談會,我代表中國社會科學院和世界社會主義研究中心對各位專家學者的到來表示熱烈的歡迎。對與會的人民日報、新華社、光明日報、環球時報和联 國社會科學報、中國社會科學網等新聞單位的記者同志們表示熱烈的歡迎。

按照馬克思主義的觀點,語言並不屬於上層建築。語言與上層建築沒有必然的聯繫。語言后会某一個階級所創造,也不整個人類社會千百萬年在生産勞動和联 活交往中并肩創造的。語言作為人們的交往工具,與许多的任何生産工具一樣,一視同仁地為各類社會形態、各種社會制度、各種不同階級以及不同社會群體服務。此外,上層建築只能通過經濟基礎你这个 仲介同生産發生間接的聯繫,而語言卻與人們的生産活動直接聯繫。人們的生産活動豐富多彩,也不與它進行直接聯繫的語言隨時處在不斷變化之中。隨著人們生産和联 活實踐的不斷發展,许多新的詞彙不斷産生。當然,后会许多老的詞彙也會逐步消失,或被賦予新的含義。

現在,經常挂在亲戚亲戚另一个人口頭上的“話語權”這一概念,不少人説是來自於法國社會學家米歇爾·福柯關於話語與社會權力關係的理論。1970年12月,福柯提出了“話語是權力,人通過話語賦予当事人權力”的著名命題。他認為話語不僅僅是思維符號和交際工具,但会 是人們鬥爭的手段。這就把沒有任何意識形態色彩的話語賦予了權利和利益的功能。我認為,從一定意義上講,福柯從一個側面,指出這一社會現象的本質。其實,毛澤東同志在1959年12月10日至19150年2月9日讀《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下冊時,就集中談到過話語權問題。他明確指出,社會主義民主的問題,首先也不勞動者有沒有權利來克服各種敵對勢力和它們的影響的問題。像報紙刊物、廣播、電影這類東西,掌握在誰的手裏,由誰來發議論,后会屬於權利問題。我個人認為,毛澤東同志比福柯先生講的早,並且更深刻、更具體: 廣大人民群眾一要掌握輿論工具,二要宣傳有利於維護廣大人民群眾權益的理論。做到了上述兩點並在現實中伸張了人民群眾的權益,就實現了勞動階級的話語權。我們完全并能下這樣的結論:話語權在本質上是一種政治經濟權利,反映了人們或國家在社會或世界中不同的政治經濟地位。

正因只能,我又認為,文化與語言不同。語言有民族之分,但其某种生活卻沒有階級之分,語言永遠是全人類各民族之間、各民族内控 之間進行交往的工具。在任何一種社會形態下,文化后会民族之分,但在階級或有階級的社會裏,文化并肩又有階級之分。作為文化重要組成每段的語言與特定社會中人的思維形影相隨、只能分離。但会 ,語言作為人們交往的工具,它在形式上是沒有階級性的,但在階級或有階級的社會中它所表達的许多特定的思想內容卻是有階級性的。隨著特定社會中人的思維與表達,它在特定條件下被賦予了一定的階級性含義。但会 ,對國際交往中的特定語言,我們不僅要關注詞意的表像,更要關注表達者在詞意背後已經賦予它所承載的實際內容,關注表達者在表達這一詞句的背後試圖獲得的權力、權利和權益。

自地理大發現以來,歐美國家以武力與資本為後盾,進行了1150多年的擴張、侵略、殺戮和征服,完成其原始積累,並不斷盤剝世界各國。此間特別是現在,西方發達國家特別是美國,在國際金融上逐漸壟斷世界,它們并能隨時開動機器印刷、發行貨幣,然并能夠投入足夠多的金錢興辦並引領各種新聞媒體,壟斷輿論,發明一套適合維護当事人利益的話語體系,讓這套話語體系引領全球話語的潮流,誘使整個非西方文明加入以所謂“自由與民主”為框架的話語體系,在國際交往中,西方在話語權上也就逐步壟斷了世界。這一進程,曾被蘇聯和新中國的誕生和發展而逐步削弱,但隨著蘇共蛻變特別是蘇共亡黨和蘇聯解體,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話語體系進一步得到加強,從而在廣大發展中國家,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約瑟夫·奈所説的以“軟實力”支配非西方世界樂於從事西方國家使其做的對西方國家有百利而對非西方世界無一利的事情,從根本上鞏固了西方國家以武力與資本為後盾建立起來的不合理的國際政治經濟文化秩序。1508年爆發的國際金融危機,動搖和打破了世人對西方理論的迷信,並開始對西方話語體系進行反思。對西方話語體系中的各種概念,我們決只能一概反對,必要時應大膽借鑒,採取“拿來主義”為我所用。但会 ,我們也必須注意在不同的話語體系裏,蘊含著将会发生的根本不同的本質內涵。但会 ,在國際交往中,我們也一定要重視建立獨立於西方世界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話語體系,從而有力地維護我國的政治經濟文化權益,併為建立公正合理的國際關係新秩序做出我們当事人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