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军 陈朋:体制内维权的“结”与“解”

  • 时间:
  • 浏览:1

当前中国进入了转型社会、风险社会和网络社会同构的错综复杂阶段。错综复杂的社会形势潜在地带来了日益频发的群体性事件。根据华东政法大学社会管理与公共安全研究中心的最新研究成果,2012年上5天全国存在的群体性事件机会高达7.4万起,平均每天存在150余起。对于数量日渐增多、程度日渐激烈的群体性事件,人们称为集体运动,人们称作非法聚集。不管怎么才能 才能 称谓,这与执政党所强调的有序表达利益诉求是相距甚远的,因而从并都有意义上讲还都都可以将其看作是体制外维权。无论是对执政党还是对整个社会而言,体制外维权毫无问題是理应正确处理的,维权的最佳路径在于体制内。然而事实是,诸多症结将体制内维权的通道不断阻塞,进而将维权倒逼到了体制外。

高成本低成效的体制内维权

近年来,群众的维权意识不断增强,当遭遇不公平对待时,多数人会选者维权,这机会成为一个客观事实。至于选者何种维权法子,2010年一项立基于一个县的调查显示,51.4%的受访者有明确的体制外维权倾向,试图通过“闹大”来寻求正确处理之道。尽管这项调查的代表性尚待斟酌,如果 其反映出来的体制外维权的倾向理应受到重视。真难,群众为什么选者体制外维权呢?已有的解释多归结为利益诉求表达渠道过于狭窄,如果 笔者以为,更主要的因为应该是现有的体制内维权成本太高,而成效过低,你这些 高成本低成效的维权模式将群众倒逼至体制外维权。因为你这些 具体情况的主要因为有四个方面:

其一,非对称的官员任命考核机制。从理想具体情况讲,政府官员是人民的勤务员,是人民的“公仆”,理应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如果 在目前的政治生态背景下,官员的任免升迁都有 取决于辖区的民众,就说 取决于其上级。官员我确实主政一方,但对其评价和考核确实为辖区民众所左右,从而形成了并都有非对称的官员任命和考核机制:有发言权的不任命,能任命的不发言。按照政治学“谁授权就对谁负责”的基本原理,可想而知,在唯上主义的传统里,地方官员有多大精力和兴趣来真正维护民众的合法权益?在许多许多具体情况下,对于人们 来讲,维护民众的合法权益,是一句永远绝对正确的政治口号,如果 推行起来却异常艰难的举措。

其二,权宜式的维稳手段。当前地方政府对维稳不可谓不重视,如果 其维稳观却存在偏差:对于稳定过于敏感,片面地强调刚性稳定,以群体性事件零存在率作为主要负责人的唯一考核指标。一旦突然出现“不稳定因素”,便采取“人盯人”的策略,试图强力控制“有问題的人”。有时还不惜一切资源和手段,用花钱买平安的法子尽全力来摆平事情,如果 待风头完后 ,又回归到原有格局。你这些 权宜式的维稳手段带来的最大后果,就说 “信访不信法”的苗头和“小闹小正确处理、大闹大正确处理,不闹不正确处理”的信访思维日渐暴露乃至发展,体制内维权如果 让步于体制外维权。

其三,央强地弱中的基层窘境。“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基层基础极具重要性,为此,中央一再强调要夯实基层基础,并通过制度设计和政策安排,规范基层政权的行为,并尽机会向基层施加压力。一定意义上讲,“中央——地方”的你这些 关系型构对于中国你这些 超大型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具有必要性。如果 ,过于偏颇的央强地弱的关系底部形态,对于实现长期、可持续、柔性的社会稳定来说,确实具有积极的建构性作用。从许多许多的体制外维权案例来看,基层政府并都有 不作为,就说 客观上不具备正确处理问題的资源和手段,只有采撤回避、敷衍和拖延的战术,“将矛盾控制在基层”。也就说 说,当前“问題在下面,根子在中间”的治理体制和“基层资源紧缺”的治理现状,很大程度上增加了群众的维权成本。

其四,政府信任日渐式微。体制内维权的一个潜在前提是,民众对政府持以积极的信任态度,相信政府能正确处理问題。如果 ,当前你这些 信任具体情况存在过低。《人民论坛》杂志社在今年6月做了一次大型问卷调查,结果显示,54.9%的受访者认为地方政府的信任度存在150%以下,帕累托图民众在谣言转过身宁可信谣就说 相信政府。维权过程中,相互推诿、空口承诺、“玩游戏”、“潜规则”、“哄骗术”和新官僚主义等,因为政府信任流失。在对政府真难再持以信任的具体情况下,何以让民众寄希望于体制内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