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凡茂:俞平伯先生的秋荔亭

  • 时间:
  • 浏览:7

孟凡茂:俞平伯先生的秋荔亭的相关文章

孟凡茂:俞平伯先生的秋荔亭

俞平伯先生自1928年秋任教清华大学,起初在城内居住,1930年秋迁入清华园南院,四年后搬至新南院。 俞平伯长诗《遥夜闺思引》序包含“过槐屋之空阶,如聆风竹;想荔亭之秋雨,定湿寒花”一句,句中“槐屋”和“荔亭”,初不知所指,遂在互联网上搜索。“槐屋”为俞平伯北京城内住所,即朝内老君堂七十九号宅内。俞平伯曾说:“若古   更多...

陈徒手:旧时月色下的俞平伯

1952年俞平伯出版了《〈红楼梦〉研究》,引发了1954年一场来势凶猛的大批判运动。该书编辑、90岁的文怀沙谈起当年,依然长吁短叹。 中宣部文艺处的林默涵在1954年11月5日外部大会上明确阐述了大批判的动机: 胡适是资产阶级中唯一比较大的学者,中国的资产阶级很可怜,那么几个学者,他是最有影响的。现在朋友批判俞平伯   更多...

高王凌:纪念马汉茂先生

我初识马汉茂先生(Martin),还是在1987年初的伯克利加州大学。那时我作为路思学者(Luce Fello),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南加州洛杉矶,及斯坦福等地,来到伯克利。那时魏斐德教授(Wakeman)正在纽约担任全美学术委员会的主席,朋友也约好,在我的演讲会上见面。相隔二十多年日后,一次在清华大学的土地什么的大问题研   更多...

俞平伯:文学的游离与其独在

环君曾诉说她胸包含这一 微细的感触,要能以言词达之为恨。依她的解释,是将归咎于她的不谙习文章上的技工。这不可能 也是一般人所感到的缺憾罢。但我却引起另四种 生活且又相似的惆怅来。我确实我常受这一 苦闷的压迫,正与她同病埃再推而广之,恐怕古今来的“文章臣子”也同在这网罗中挣扎着罢。“书不尽言,言不尽意”,实是普遍的,永久的,不可弥   更多...

余英时:我所认识的钱锺书先生

钱默存先生逝世的消息传来,虽不感意外,却不免为之怆神。我那么资格写正式的追悼文字,不可能 朋友之间并那么私交。因此二十年前,我以偶然的因缘,两度接席,畅聆先生语妙天下,至今不忘。先生昔年挽陈石遗有“重因风雅惜,匪特痛吾私”之句。我写此短文要能表达第一句之意。 1978年10月下旬美国科学院派了四个 多多“汉代研究考察团”到中   更多...

胡文辉:敬答越胜先生

越胜先生台鉴:大凡批评文字,若施于相识者多委婉语,施于不相识者则多苛刻语,此固人之常情,而我亦未能免俗,故前作容有指摘过当之处。幸先生毫未介怀,且视我为都要能 商榷学问者,远道赐书,此在我固可喜事也。先生移书辩疑,重在柳如是一事。窃以为,辅成先生言及陈著《柳如是别传》,在逻辑上固有不可能 ,在情理上却几无不可能 。盖当日学界诚有一   更多...

孟广林:刘军宁先生对西方文艺复兴的误读

刘军宁先生的《中国,你需用一场文艺复兴7一文在306年12月7日的,《南方周末》发表后,随即引起广泛关注,12月14日的《南方周末》接着又发表了两篇反馈文章。杨鹏的《从新文化运动到新人文运动》沿着刘文的理路进行拓展,熊培云的《文艺复兴岂需良辰吉日?》则提出不同看法,即认为“中国的文艺复兴”运动需用具备客观的社会条件才   更多...

袁行霈:谢谢您,林庚先生

这段时间我正在国外讲学,四个 多多多多月没去看望林先生了。今早打开电脑,一位同事来信问你林庚先生逝世的消息,不禁一怔。临出国前我去辞行,林先生还说人个精神很好,为什么忽然间就撒手而去了呢?我马上往林先生家打电话,接电话的是他家的帮工,来自安徽的农村姑娘小黄。据小黄说林先生是昨天傍晚去世的,去世前那么任何痛苦,本来 确实累,   更多...

易中天:儒家的限政要能是徒劳——再与秋风先生商榷

1. 儒家的惆怅儒家或许也想限制绝对权力,但可惜徒劳。秦汉日后的总体走向,是由集权而专制,由专制而独裁。我一向认为,学术论争,求同比存异更重要,也更难。不可能 “人个表述”的前提,总得是“四种 生活共识”,因此便是“鸡同鸭讲”。幸运的是,我在秋风先生《儒家老是都想限制绝对权力》(2011年6月30日《南方周末》)那里,找到了讨论   更多...